孤魂

漫威、DC、XMEN,我希望我所有喜欢的人都幸福快乐的在一起

彬峰/保护性监禁 02

彬锋 保护性监禁 02 OOC 可以自己断句

保护性·监禁or保护·性·监禁


为了避开监控,韩彬将被迷晕的关队放在了停在了隧道口的车的后备箱,虽然关宏峰晕倒了,但韩彬却没有忘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新的荧光棒,折亮,放到了关队手边。

韩彬上车,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警员自己有事先走了,就开车带着关宏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 汽车逐渐远离城区,开到了城郊的一处豪华别墅,开到了车库里。

韩彬把车停到车库,下车,打开后备箱,却意外地发现,关宏峰虽然被晕倒,但泪水却不断顺着眼角流下,洇湿了一片。

韩彬顿了一下,探进身去把关队打横抱了出来,脚步稳健的走到了屋内。 关宏峰从迷迷糊糊中醒来,首先看到的,就是墙上的小夜灯。

关宏峰晃了晃头,想判断出自己在哪,却发现自己甚至连时间都分不清楚,因为没有窗户,也没有表。暖黄的小灯虽然能让关宏峰不陷入恐惧当中,却也难以彻底将他从恐怖中脱离出来。

一盏小灯显然不能将整个房间照亮,关宏峰紧紧盯着小灯,视线一下也不敢转开,生怕看到某些阴暗的角落,就看到武玲玲的微笑。

当韩彬端着晚饭来到房间的时候,就看到关宏峰紧紧盯着那一抹亮光,宛如一只想要飞入烛光的飞蛾。

“咳...”韩彬轻咳了一下,顺手打开了房间的大灯,看到关宏峰一瞬放松了身体,韩彬不由的皱了皱眉头,看来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比自己预想的还要严重些。

 关宏峰看到韩彬却不敢放松心神,这个人,他实在看不懂。 

“我在哪?”

 “我家,我和你弟弟有约定,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,保护好你。” 

“哦,是吗?”关宏峰动了动腿,示意了一下脚腕上固定到地上的镣铐。

 “这也是保护的一部分,在他们确定自己抓到的是谁之前,我和你弟弟都同意保护好你,不要让你弟弟的辛苦白费。”面对关宏峰的不信任,韩彬依旧面带微笑,解释到。 

关宏峰虽然生气,却没有办法,在全然弱势,弟弟还在监狱的情况下,关宏峰没有办法不顾一切与韩彬撕破脸。

 “先吃点东西吧,你也睡了一下午了。” 关宏峰气愤,却不敢贸然激怒韩彬,乖乖坐到床上吃起了东西,心里思考起了对策。

 “关队,你有没有考虑过,换一个更好的心理医生,治好你的黑暗恐惧症?” 

“怎么?你有推荐的人选吗?” “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的话,在下不才,如果关队信任的话,我还是可以试一试的。” 

关宏峰在内心犹豫着,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,他一定愿意试一试,但在自己毫无主动权的情况下,就不愿意全身心相信韩彬,向他暴露自己的内心了。 

“怎么了,关队,愿意试试吗?就算无效,你也吃不了亏呀?” 韩彬的话极具诱惑力,关宏峰咬紧下唇,艰难地点了一下头。 然后他就看到韩彬笑了,笑得可怕。

 韩彬站起来,关掉一半大灯,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黑纱,轻轻蒙在了关宏峰眼睛上,看着关宏峰随着自己的动作,一点点紧张起来。
“关队,放松,睁开眼睛,你还是可以看到光亮的对吗?”韩彬看着关宏峰虽然还在紧张,却稳定了呼吸,轻轻笑了。
韩彬在床边,拽了一下裤子,上了床,将关宏峰抱在怀里,自己的前胸紧紧贴在关宏峰的后背,把自己稳健的心跳传导过去。然后拿起了报纸,读了起来。一边读,一边还要听到关队的回话,强迫他思考,听自己的话,回复自己的问题。
当整分报纸都读完时,韩彬轻轻揭下了蒙在关队眼睛上的黑纱。
“那么今天就这样结束吧?我们循序渐进。”
韩彬收拾好餐盘,站了起来。
“韩彬···我弟弟···怎么样了?”
韩彬听到问题微微笑了一下,说“现在我只知道你弟弟暂时被当成你收押了,具体的我明天可以再问问总局。”
“那···谢谢了。”
“没事,关队。”我会自己收回利息的,后半句话,韩彬并没有说出口。
“那么,关队,晚安。”韩彬说完就离开,轻轻关上了门。只留下关宏峰一个人坐在床上。
韩彬说话太有技巧了,甚至没有给关宏峰留下机会,说关于镣铐的事情。
关宏峰气恼的捶了一下床,慢慢倒下睡了。虽然刚刚从吗啡的镇定中醒来,但三个小时的恐惧也极大消耗了他的体力。只能在睡着前提醒自己,明天一定要问问韩彬,关于宏宇的具体情况。

评论(12)

热度(63)